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

华为CFO、副董事长孟晚舟被加拿大拘禁以来,作为华为的创始人、孟晚舟的父亲,任正非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和冷静,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过激的话,他反对美国的这种做法,但表示“将通过法庭来解决这个问题”。

言外之意,任正非依旧相信法律和制度的公正。

任正非这样说是有理由的。2003年,思科在美国起诉华为,双方最终和解。欧美的独立审判制度让任正非有一定的信心。 特朗普可谓美国总统历史上的一个异类,去年以来的诸多激进做法,似乎在引导美国向某种封闭的道路上走。

尽管对特朗普的某些做法不是非常认同,但任正非还是很客气地评价说,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。

任正非坚信,开放、合作始终是人类社会的主旋律,走回头路只是暂时的。 开放、合作也是华为能走到今天以及走向未来的必由之路。

这是任正非如此淡定的基本假设。

01 华为的理念与欧美没有本质冲突

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Josh Chin采访的时候,任正非明确表示:我们(华为)的治理章程是力图实现分权、共进、制衡,使权力闭合循环,以及在循环中科学更替。”

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

今年华为已经完成了170个国家、96768名持股员工的选举,形成新一届的权力机构。通过制度交接班,确保华为“以客户为中心、为客户创造价值”的共同价值得到切实的守护与长久的传承。

华为由此分成了几层治理机构,每层治理机构责任聚焦明确,又分权制衡,避免权力过于集中或者因不受约束而被滥用。 比如,由退出董事会、监事会的高层领袖组建的核心精英群体,其主要目的是维护公司长远利益,掌握治理领袖的选拔。华为现在轮值董事长有3位,每个人当值6个月,在当值期间是最高领袖,但最高领袖受到法的约束。

这个“法”就是华为公司的治理章程;也就是集体民主。

轮值董事长有提议权,但要经过3位轮值董事长商议,才能决定该提议是否可以上常务董事会讨论;7个人组成的常务董事会通过的表决,也只能形成提案,交给董事会表决;董事会多数表决通过才能成为文件。

董事长代表了持股员工代表大会,对常务董事会进行规则管理,常务董事会和董事会的运行必须遵循治理章程的规则。监事会则对董事行为进行监督。

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

任正非承认,华为的上述公司治理模式“吸取了欧洲著名管理学家马利克的观点,也吸收了欧洲和世界各国重要百年公司的治理经验”。 其实,1997年开始,华为就花费巨资请IBM等欧美一流咨询公司协助华为进行管理变革,历经10多年,华为的管理思路、管理模式已经非常欧美化(当然,在企业文化和具体管理方法上,华为还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)。

在公司治理方式上,华为与欧美企业也没有本质的冲突。

秉承开放合作的华为,无论东西、无论南北,只要是对华为持续商业经营有利的先进的管理工具、管理理念,华为都兼容并包、为我所用。

此时的任正非是一个纯粹的商人。

点击下图▼了解华为

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

02 不以自身利益绑架国家利益

5月下旬,美国宣布对华为封杀,并下令多家美国公司停止与华为的合作。国内掀起了一股强烈的“爱国主义”浪潮,网络上叫嚣着支持国货、支持华为、抵制美国货的声浪此起彼伏。

这些行为和言论可以理解,但是,这很容易上升到一种民粹思潮。

任正非显然看到了这种苗头,于是尽管特朗普咄咄逼人,在回应美国封杀华为的时候,任正非还是强调,狭隘的民粹不是爱国而是害国,中国的未来在于继续开放,打开的大门不可能再关上。

即使遭遇不公平待遇,华为也不会以自身利益绑架国家利益。在商业竞争中要尊重商业规律、不要有阶级斗争的思维。这是任正非的一贯原则。

2003年,思科在美国起诉华为,华为遭遇了一次巨大危机。但是,任正非没有去煽动民族情绪和民粹主义来抵制思科,从而解决华为的官司问题。

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>

在任正非看来,“中国这个国家唯有开放、唯有改革才会有希望,不能为了华为一家公司,中国不开放”。任正非一直坚持,中国只有更加开放,更加改革,才会形成一个更加繁荣的中国。

此时的任正非是一个理性的观察家。

03 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思考问题

2005年,华为的海外营收第一次超过国内,此后,海外市场一直成为华为最主要的营收来源。

华为的员工来自全球各地,文化的多元、价值观的多元、种族的多元已经远远超越了狭隘的国界、种族、政治。随着华为在诸多技术领域站到世界之巅,华为承担起了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探寻新的技术方向、进行革命性研发的重任。

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

此时的华为,是中国人创办的一家全球性公司,华为是中国的,也是世界的,是人类的。

此时的任正非是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思考问题。

在任正非的高度看问题,就不会极端、不会“一根筋”,而会审时度势,因势利导,甚至会进行适当的“妥协”。

04 任正非从不反对“投降”

在一些人的眼中,妥协似乎是软弱和不坚定的表现,似乎只有毫不妥协,方能显示出英雄本色。但是,这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,实际上是认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,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。 “妥协”其实是非常务实、通权达变的丛林智慧,凡是人性丛林里的智者,都懂得恰当时机接受别人妥协,或向别人提出妥协,毕竟人要生存,靠的是理性,而不是意气。 “妥协”是双方或多方在某种条件下达成的共识,在解决问题上,它不是最好的办法,但在没有更好的方法出现之前,它却是最好的方法。

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

明智的妥协是一种适当的交换。

为了达到主要的目标,可以在次要的目标上做适当的让步。这种妥协并不是完全放弃原则,而是以退为进,通过适当的交换来确保目标的实现。相反,不明智的妥协,就是缺乏适当的权衡,或是坚持了次要目标而放弃了主要目标,或是妥协的代价过高遭受不必要的损失。

任正非曾经说“灰度”有时候就是“投降的学问”。

明智的妥协是一种让步的艺术,妥协也是一种美德,而掌握这种高超的艺术,是管理者的必备素质。只有妥协,才能实现“双赢”和“多赢”,否则必然两败俱伤。因为妥协能够消除冲突。拒绝妥协,必然是对抗的前奏。

任正非曾经说:“我们的各级干部真正领悟了妥协的艺术,学会了宽容,保持开放的心态,就会真正达到灰度的境界,就能够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得更远,走得更扎实。” 当然,任正非并不是没有原则。相反,原则性很强——方向是坚定不移的,但并不是一条直线,也许是不断左右摇摆的曲线,在某些时段来说,还会划一个圈,但是我们离得远一些或粗一些来看,它的方向仍是紧紧地指着前方。

在任正非看来,坚持正确的方向,与妥协并不矛盾,相反,妥协是对坚定不移方向的坚持。

任正非认为,只要有利于目标的实现,为什么不能妥协一下?如果此路不通,妥协一下,绕个弯,总比原地踏步要好,干嘛要一头撞到南墙上?

如果我们充分理解了任正非,就可以理解华为面对美国封杀的态度,也会理解华为未来所做的一切决定了。 未来,如果华为做出让步,甚至“投降”,大家都不要觉得诧异啊!

今天,这篇文章的话题来自《华为管理系列课—任正非经营理念》。主讲人程东升老师是华为最亲密的记者朋友。近距离观察华为二十多年、采访近万华为人,他将讲述任正非经营理念以及华为文化是如何塑造华为管理的。

除此之外,我们还邀请到了前华为全球团队建设负责人冉涛老师主讲《华为人才管理》、13年华为国际化经历的陈攀峰老师主讲《华为国际化管理》、采购与供应链专家辛童老师主讲《华为供应链管理》、5年华为财经管理层经验的徐崇延老师主讲《华为财务管理

系统掌握华为管理体系,跟最优秀的企业学管理。【点击此处,立即学习】

吴晓波 华为管理系列课【6套全】

你好,新同学

5位专家、6大模块

华为管理模式首次系统性大公开

资源下载此资源下载价格为9.9学币,请先
资源下载
下载价格:9.9 学币
VIP优惠:免费
0

评论0

请先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'); })();